瑞博官网

快乐学习发布双师品牌快乐魔法狮系“疯狂老师

2020-04-17 04:06    作者:瑞博官网

  多知商学院创办于2017年,面向教育行业创业者、从业者、投资人,课程体系涵盖系统课、专题课、大讲堂,旨在连接行业头部,直击深度思考,提升商业认知,催生自我迭代。

  OpenTalk是多知组织的定期线下活动,邀请行业细分赛道头部选手,分享行业新趋势、时下最前沿的观点和玩法,提供线上、线下多维度互动,也为多知读者提供畅聊的见面机会。

  多知网12月19日消息,在2019中国(厦门)国际人工智能+K12创新峰会上,快乐学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快乐学习”)发布双师课堂品牌“快乐魔法狮”。据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团创始人兼CEO张浩介绍,“快乐魔法狮”是由其2015年创立的O2O品牌“疯狂老师”业务转型而来。在其内部已经进行了3年探索,今年将正式进入推广阶段。

  据介绍,快乐魔法狮双师课堂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模式,主讲老师可以通过大屏幕向全国十几间教室同时授课,辅导老师则在课前课后全程陪伴。目前,快乐魔法狮以北京为中心,已在上海、湖南、福建等地区有所布局,面向对象包括公立学校以及教培机构。

  快乐学习方面表示,作为快乐学习的战略级品牌,快乐魔法狮将不断从人才、技术、教研三点发力,持续加强在“科技教育”领域的布局,为中国二三线城市的孩子们提供多元化、丰富高效的课堂。

  快乐学习成立于2005年,是一家面向K12领域,专注教育培训和教育产品研发的综合型教育机构。目前旗下拥有快乐学习、快乐魔法狮、快乐海豚三大子品牌,涵盖少儿素质教育、K12课外辅导等多赛道,在教学模式上,拥有面授、双师直播、在线年,疯狂老师开始转型探索“双师模式”。

  多知网:2016年疯狂老师转型的时候,为什么会选择双师?当时判断的依据是什么?

  张浩:我实话实说,其实路都是被逼出来的,因为O2O的话,后来被证实了是行不通,但是路总得走下去,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一个就是做纯在线直播,我们当时也做了一些比较浅的探索,但后面我们会发现说,跟我们团队的基因可能比较不匹配。互联网基因的团队做纯在线直播,应该会更有优势。

  而我们的团队可能更擅长做教研、做下沉。双师模式还是符合我们的特质的。所以很多东西其实也不是规划出来的,就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。

  多知网:但是做双师,在线这块对技术要求也会比较高,同时也需要做交互、做个性化。

  张浩:对,我们做疯狂老师的时候,实际上我们在技术上方面也做了很多的探索,也做了很多的储备。我们把这个技术平移到双师上面来,这就让我们在双师的应用场景里变得非常从容。

  张浩:其实这个迭代是非常慢的。我认为双师距离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说一个我在心里的准备,快乐学习传统线年,双师这件事情,你要做成线年。现在才做两三年,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你才刚刚上路,对吧?

  但是虽然大的迭代没有发生,持续的变化肯定也是有的。比如说基于双师模式下的课程迭代,它是永无止境的。技术的迭代同样也是,技术的最底层要求就是要保障用户的基本体验。在这基本体验的上面,再增加整个技术对教学场景的个性化、趣味化、提升学生学的效率,提升老师教的效率。

  张浩:从用户的角度来说,到今天为止,我们已经不用再去讨论双师这个模式行不行、不用再去验证下沉市场的用户会不会接纳这个模式。这可能就是这两年双师模式最大的进展。今天要讨论的可能就是本地化,是双师的两位老师如何搭配提升教学效率,比如说一个主师他要带多少个班级?有没有边界?一个辅师能服务多少学生?有没有边界。这些是需要很长时间继续探索的。

  在服务方面,我们是希望专业分工,把这些事情外包给加盟商,我们在后端做好课程研发、师资、服务就可以了。

  在课程本地化方面,我们会做当地整个考试方向的细致研究。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好处,比如说我拿福建省举例子,他不仅高考是统一的,他中考也是统一的。

  我们的观点就是要做一个省份,就先做透。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要有战略性、有耐性去做透双师这件事情,我不要期待这两三年、三五年内,双师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?会不会有拐点?但是他的未来一定是宽广的。

  张浩:举个例子,比如说快乐学习过去用传统线下面授模式,我们只做了10个亿的营收,但是在双师模式下,我们是可以做到100亿营收,过去传统线亿营收,但在双师赋能下,他们是有可能做到1000亿营收。因为双师不可能存在一家公司把这个市场“马太(垄断)”了。这就回到了教育的特殊性,因为用户选择的时候考察的变量太多了,他可能仅仅因为一个辅师不好,就选择去了另外一家。

  张浩:我强调的是内容加老师加服务打包输出,这个服务其实就需要用技术做赋能,整个技术在底层支撑进而形成一个服务体系的闭环。

  比如一个学生的课前、课中、课后三个环节,我们是形成了一个6步的闭环。辅师的所有动作会非常细致且标准化。这6步所有的闭环都可以在一个技术平台上面进行“监控”,学生的学习行为数据也会在该平台上得以承载。

  比如说你的学生有没有预习?多少比例预习了?答题多少人?答对多少人、答错答对的是哪道题?答错的是哪道题?作业提交了没有?你有没有批改?等等。

  张浩:机构为什么做下沉?那么一二线的市场每一家机构都已经没有增长空间了。增量在哪里,那就沿着梯田下沉,每沿着梯田下沉一次,新的市场释放出来,市场规模会放大一次。

  那下沉有什么规律需要遵从的吗?这其实就跟当年抢一线城市的规律是一样的。你得在一个地方把你这个机构的品牌做出来,这是最基本的最本质的规律,没有什么玄乎的东西,也没有秘诀。

  相当于多少年前北京可能也是个下沉市场,今天一个北京的团队去打下沉,一定也是有竞争力的,这种经历过高维战争的人去打低维市场,它有很大的优势,但是问题是北京的团队他不愿意下沉,所以我们现在用双师模式去做。

  张浩:我觉得最大的变化,他会让你越来越感受不到技术的存在,而这才是技术最应该有的样子。

  所以5G也好,AR也好,一切的技术,最终它都会让你感触更多的是人性和人文,感受不到技术的存在,这句话的意思解通俗一点来讲,它会让你在技术环境里完成一堂课,你会觉得非常的自然和谐。

  在今天上课的时候,可能会出现网络卡顿、信号不好、掉线等等问题,学生会深深地感受到原来自己上的是一堂在线课、原来不是面授课。那技术的更新迭代实际上就是让学生在上完一堂在线课以后,他感觉到的是老师近在咫尺、是面对面的交互。

瑞博官网